慕苏暖打了个哈欠,淡淡地说道,“麻烦你不要用你脏手触碰我的炼丹炉,要是等一下我发挥失误的话我会怪罪你,说是你的脏手导致我的失误了。”

那人愤怒地瞪了一下慕苏暖,随之有一副不屑的样子看着她说道,“哼,别以为考上了一介炼药师就了不起了。你就等着被二介丹药给难道吧!自不量力的人就只能膜拜我们这种天生就是天才的人!”那人甩了甩刘海直接离开了。

独留慕苏暖在风中凌乱了,他说什么? 什么自不量力的人就只能膜拜我们这种天生就是天才的人!她噗嗤一下,看那人都已经二十出头了,还说自己是天才?炼药界的天才,他是瞎了狗眼还是怎么地,没瞧见自己还不到十六岁吗?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自称是天才,真不知道这种人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陆陆续续地从黑帘子后面走来了不少人,人虽多,但是脾气都一个样子,都是眼睛长在脑袋上面,用鼻孔看人的。

真不知道区区二介炼药师有什么值得他们那么骄傲的,如果现在让蛋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不知道他们的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膜拜,还是一副不屑?但是慕苏暖觉得不屑的人会比较多,因为按照他们现在的性子,心中难免回想“如果我早出生个几年,我也会是至尊的。”

慕苏暖无奈摇摇头,果然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呀!不过现在自己是带着使命来完成这二阶炼药师的测试的。

“各位炼药师们,请拿出你们的炼药炉吧!”负责人站在台中央说道。

所有人都将自己的炼丹炉拿了出来,炼丹炉刚拿出来,所有人顾不上检查自己的炼丹炉有没有问题,都一直在看着其他人的炼丹炉,生怕别人的炼丹炉比自己的要好上千百倍。但是当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慕苏暖的炼丹炉上的时候,不少人都开始笑了。

“噗——这,这还是炼丹炉吗?那么破旧也好意思拿出来,小妹妹你要是没有炼丹炉你和哥哥说,哥哥送你一个炼丹炉。”

“和我说,我送你一个比他好上千百倍的炼丹炉。”

“你就用这种破炼丹炉来炼药,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啊!”

有人说她、有人笑她、有人鄙视她,但是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差别,再怎么说,自己也是要用这口炼丹炉的,不过……

“你们说你们要送我炼丹炉,那么请你们送一个和我这口炼丹炉一样的,档次没有这高就滚!”她从袖子里面掏出另一个纳戒。这个是自己从慕府带出来的,一挥,一口是个口子的炼丹炉直接出现在台上。这炼丹炉是之前蛋人给自己的,因为他说他担心自己被欺负,到时候只要将这口炼丹炉亮出来,保证亮瞎他们的狗眼。

慕苏暖见到他们所有人都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上,嘴巴张的老大老大的,都快掉到地上了。她从容地将炼丹炉收了起来,缓缓开口道,“滚吧。”

一个炼药师厉不厉害不单单是看是几介的,更是看他的炼丹炉,即便你是五阶的炼药师,可是你用的是一口子的炼丹炉,不被人笑话就怪了,但是你是一介炼药师,却拥有一口十个口子的炼丹炉,先不说会不会使用,光是要弄到一口十个口子的炼丹炉都是一个困难的事情了。

当慕苏暖将那口炼丹炉亮出来的时候,不单单是台上的那些炼药师,就连观众台上的那些观众都被吓到了,唯独罗等人没有被慕苏暖的举动吓到。

白无暇笑着说道,“果然,该亮出来的时候就真的要亮出来,直接亮瞎他们的眼睛更实在,也不看看我家暖妹子背后是什么人,居然还敢那么张狂!”

“那么二阶炼药师测试开始!”

所有人都拿过一旁的药单子,慕苏暖也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