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嘉人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从她出世开始,她身边的人都在捧着她呵护着她,就算是朱悦悦来了,她也没把朱悦悦这个表姐放在眼里头,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至于朱卿卿么,不过是听从家里长辈的话,更是因为朱卿卿对她一点威胁都没有,善待朱卿卿还可以为她博得一个怜贫惜弱的美名,更可以让家中的长辈和二哥认为她乖巧懂事可爱,更多的爱怜她。

但是现在朱卿卿突然变了一张脸,以赤贫之身妄想周家二少奶奶之位倒也罢了,转眼功夫竟然就敢去勾引梁凤歌。最可气的是,梁凤歌居然也愿意被她勾引,她还敢和自己当面叫板!她难道忘了当初她走投无路的时候,是谁收留了她,给她一席之地,让她过了这几年的好日子吗?

梁周联盟,什么关系最牢靠?当然是姻亲关系最牢靠。早在看到梁凤歌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知道自己必然是要嫁给梁凤歌的。梁凤歌怎么能和朱卿卿混在一起呢?朱卿卿怎么能这样不要脸呢?

周嘉人不能忍受这个,她一定要和朱卿卿说个明白,分出胜负,她锲而不舍地追着朱卿卿,势必要让朱卿卿知道她的厉害,向她认错。反正这里是内宅,都是周家的人,谁敢把这里头的事说出去?除非是不想要命了。

朱卿卿觉得自己有点怂,她敢骂周嘉人,却不敢打周嘉人,只敢一直往里跑,惊动了很多人。周大太太得到消息赶出来,不由分说先指使人把两个女孩子分别拦住了,带到房里去问:“怎么回事?你们以为自己还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吗?这样不顾脸面的胡闹是要做什么?”

周大太太声色俱厉,开口就把两个女孩子一并训斥了,也看不出偏心谁来。她这样做,朱卿卿倒不好和她对着干,便垂着头不说话。

周嘉人却是委屈极了,一边抹眼泪一边道:“朱卿卿不要脸!没良心的,欠揍!她没人管教,我替她爹娘教训她!”

朱卿卿抬起头来,目光森寒地看着周嘉人:“你再说一遍?”

周嘉人才不怕她,用力推了她一下,大声道:“我就说了你要怎么样?就兴你骂我们周家都是卖笑的?我只骂你这么一句,已经算是便宜你了!”

“够了!”周大太太用力一拍桌子,吓得周嘉人一缩脖子,还想再辩,周大太太已经皱着眉头不耐烦地道:“把大姑娘扶下去,不许她吃晚饭,什么时候她知道错了再放她出来。”

嬷嬷们一拥而上,把哭闹不休的周嘉人给劝下去了。朱卿卿绷紧了腰背,准备接受周大太太的惩罚,周大太太却只是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嘉人不懂事,今天的事是她做得不对,改日我让她给你赔礼道歉,你别往心里去。”

朱卿卿垂着头不言语。

周大太太让人给她端了个凳子,继续道:“我知道你总是怨着我的,也不怪得你会生了这样的误会……但你要知道,我也是情非得已,这样一大家子人想要平安生活,总要有人付出代价,你恨就恨我吧,我们没本事才会让人捏住了命脉,里外不是人。”

朱卿卿宁愿周大太太骂她一顿,打她一顿什么的,也比这样哀叹不休的好处理。安慰周大太太,她说不出口,不说点什么,又显得她这个人冷血无情,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就翻脸不认人,忘了人家养了她这好几年,但他们养她并不是出于真心的啊,真的是想吃她的肉。朱卿卿觉得很憋屈。

幸亏周大太太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很快就转换了话题:“嘉人没有伤着你哪里吧?”

朱卿卿摇头。

周大太太便道:“这样就好,我听说你和梁凤歌曾有婚约?”

“我没听说过。”朱卿卿皱眉,这种事不是能乱说得的,她说了不算,大伯母他们一心想攀上也不算,梁凤歌那样半真半假的说了还是不算,得梁家伯父、伯母说了才算。所以她一定不能再自取其辱。

周大太太面上露出几分满意来:“那就是没有了。”

朱卿卿点头,却又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没等她从周大太太的面上看出端倪来,周大太太已经端茶送客了:“你累了一天,我也不好久留你在这里,不然就是不体恤你。你下去歇着吧,这几日暂时就不要出来了……”

周大太太顿了顿,从茶碗上方朝朱卿卿看过来:“我的意思是,你刚和嘉人闹了矛盾,又有你大堂姐的事,家里有贵客,再闹起来难看,不如你暂时避开她们,得个清静。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应该懂得我是为了你好。”

朱卿卿默然无语,这就是寄人篱下的可悲之处。主人家看她不顺眼,嫌她碍眼,便要她躲开,还能说是为了她好。当然也是为了她好,不然周嘉人或是朱悦悦再像今天这样找她的麻烦,没有一个人肯出来调停,她要不是挨打就是打了人,反正都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朱卿卿从周大太太的居处出来,迎面遇到了周嘉先,她并没有和他打招呼,而是眼睛看着前方,笔直地向着前面走。周嘉先抢上一步将她拦住,低声道:“今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朱卿卿淡漠地看向他,听说了又如何?是要兴师问罪,问她为什么这么快就舍弃了他,投靠上了梁凤歌么?

周嘉先并没有看她,从始至终一直盯着地面,声音又轻又沉重:“我原本没有什么立场和你说这个话,但我必须告诉你,梁家让梁凤歌到这里来,本就是有两家结亲交好的意思在里头的。梁凤歌待你好,可能是还记着小时候的情分,也可能是为了那本食谱。你自己保重。”

朱卿卿收回目光,平静地从周嘉先身边走了过去,一直走到她的住处,香嫂和落梅担忧地喊她,她才醒过神来,朝她们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