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嘉先失望地看着她:“我有其他办法。”

“是骗人的。”朱卿卿的眼睛里迅速涌满了泪水,眼眶装不了那么多的泪水,它们便大颗大颗地滴落下来,流进嘴里又涩又咸又苦,她颤抖着嘴唇轻声道:“即便是你想出了其他的法子暂时骗过了他们,事后他们也还是会知道是假的。”

她的眼泪会烫伤人,周嘉先不敢去碰,眼睛里的雾气更浓了:“那你仔细想想,你祖父去世时曾经和你说过什么话?”

祖父去世时曾经和她说过什么话呢?好像是先要她发誓,不许她把他的话告诉其他任何人,不然她就会孤苦一生,死无葬身之地,丈夫早亡,儿女早夭……又说,若是她等到十八岁,父亲还没回来,她才可以把这事告诉真心对她好的人。

她现在不过十五岁,却已经懂了祖父的心意。这些人,不管周嘉先有几分诚意,至少周家人是冲着那本食谱来的。

朱卿卿觉得自己已经够倒霉的了,不能再帮着别人委屈自己,所以,即便祖父告诉她的那句话和这本莫名其妙的食谱有关系,她也不会告诉周家人了,至少现在不会再提。一本食谱便可以换到的婚姻,实在太过廉价。

“我思来想去,实在是没有任何靠得上边的地方。祖父只是让我日后不要再调皮,好好跟着伯父和伯母过日子罢了。”朱卿卿含着泪笑起来,慢慢地告诉周嘉先:“很抱歉,事实就是这样,我纵然是真的喜欢你,很喜欢你,也很想跟你在一起,却不能为此说谎欺骗人。你要知道,我虽然穷,却不是低贱之人。”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向他郑重表白,过后她自会忘了他。

周嘉先脸色惨白,急急去抓朱卿卿的手:“我没有那样的意思,我对你从来都是真心的,你跟我走,我这就去和他们说,无论如何我都要娶你,我要娶的人是你,不是朱悦悦。”

“嗤……”有人讽刺无比地冷笑了一声:“不要脸,你要娶她她就一定要嫁给你吗?你不要脸,不代表别人也和你一样不要脸。有本事你就去把事情统统搞定再三媒六聘风光迎娶她进门,拉着她去你家长辈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算什么?长辈若是不允,过后你还是照旧做你的周家二公子,却要叫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做人?这就是你的真心?我看是想害她一辈子都嫁不掉,只能困守在这里吧?”

槐树上跳下一个人来,宝蓝色的薄绸长袍,上好的小牛皮靴子,瘦瘦高高的,宽肩窄腰长腿,一张脸宛如傅粉施朱般好看,狭长上挑的凤眼里满是刻薄,右边的唇角习惯性地往上勾着,看着就是个讨人嫌的坏胚样儿。

朱卿卿吃惊地捂住嘴,不敢相信地道:“梁凤歌!”

梁凤歌冷淡地瞥了她一眼:“你谁啊?我们认识吗?别胡乱攀认好不好?”又转过去冷眼斜睨着脸色十分难看的周嘉先,凑过去用力拍拍周嘉先的肩头,同情地道:“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本食谱你还没得到。当初你和我说你去朱家是奉父命探望姑母,其实我知道你是去找这本食谱,为此不惜和你姑母联手冤枉我梁家杀人放火,黑着良心把人骗到这里来。居然这样都没能得到,真是不能不让人同情啊。”

周嘉先已经平静下来,针锋相对地看着梁凤歌道:“即便你是贵客,也不能如此无礼。”

梁凤歌惫懒一笑:“不然呢?”

周嘉先往前踏出一步:“不然我不介意用鲜血清洗耻辱。”

“噗……”梁凤歌再笑出声:“周二公子你什么时候能替周老太爷和你父兄做主了?我听说长子是要继承家业的,次子都是用来打理庶务和牺牲用的,例如,你大哥不能娶却又必须纳入周家以换取好处的女人,就该你去娶,难道你不是这样的吗?”

周嘉先面无表情地伸手拔剑,朱卿卿抢上一步拦在两人中间,用力抓着梁凤歌的手:“你过分了!”

梁凤歌凶狠地瞪她:“你是我什么人啊?走开,我不认识你!”

朱卿卿缩回手,闷声不响地牵着小黑马离开。

周嘉先冷笑:“离她远一点!”

梁凤歌冷笑:“你是她什么人?你有资格说这个话吗?”他等了好久,终于可以把这句话还给周嘉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