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越行越远,梁凤歌的声音渐渐的破碎不可闻,朱卿卿把眼泪逼回去,歪在香嫂怀里低声道:“我想睡觉。”

周嘉先特意过来问她:“有没有舒服一点?”

朱卿卿答不上来,这满船的人都在为终于离开了混乱的新城而欢喜,只有她一个人是伤心的,她胡乱地摇摇头,又觉得自己不该扫大家的兴,便又点点头。

“你别担心,不会有人欺负你,若是有人欺负你,我先就不饶他。”周嘉先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很严肃,目光好像是看着朱卿卿的,又好像是看着周围人的。

朱卿卿又点点头,目前为止,她的命运就是这样,她除了被动的接受他们的好意或是怒意之外,只能努力让自己活着,这样才不算辜负了母亲的心意。

周嘉先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你病着,不好和你大姐姐再在一处歇息,免得把病传给她,船上也还算宽敞,给你拨个单间,你自在些,有什么想吃的只管使人来说。”

照顾她的香嫂很高兴,来回打量着舱房里的陈设,说给朱卿卿听:“三姑娘,您别嫌地方小,船上能有这么一间屋子是真的很不错了,便是大姑娘的屋子也不见得比这个更好,可见周二公子说话是算数的。”

朱卿卿看不出这舱房有多好,她只是比较喜欢从窗户里吹进来的江风和窗外那轮又大又圆又亮的月亮罢了。

有人送了熬得很是香浓的小米粥和鲜香的腌制小菜进来,朱卿卿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些就不要了,香嫂苦劝不得,只好端下去吃掉。回来时端了只大碗进来,碗里装着几只半透明的小虾和几根绿草,笑眯眯地道:“船老大的儿子装着玩的,叶叔给你讨要的。”

朱卿卿默不作声地接过碗去,就着月光盯着那几只小虾看了很久,安静地睡了过去。第二天清早醒来,身体就好了很多,吃了半碗粥和半个包子,让香嫂扶着她去外头走走换换空气,看看江景。

大伯母一家人好像是累坏了,全都静悄悄地躲在舱房里睡觉没出来,其他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没人搭理朱卿卿。朱卿卿在甲板上铺块帕子坐下去,又让香嫂去把那几只小虾拿出来,也让它们晒晒太阳。

“看你的样子是好多了。”周嘉先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含着笑看她逗小虾玩儿,问她:“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懒怠如朱卿卿,也听出这虾不是叶叔替她准备的,而是他替她准备的,小小的心里充满了感激和喜悦,她看向周嘉先,又圆又大的眼睛里意味分明。

周嘉先看出来了,朝她温柔地笑,伸手要和她拉钩:“不要告诉你大姐姐,她年纪大了,不喜欢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儿,但是又会眼红别人有,她没有,我可不想听她教训人。”

他倒是比较熟悉大姐姐的性情,朱卿卿抿着唇微笑,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小指头,慌慌张张地和他勾了一下便迅速收回去,好半天都还觉得右手小指头热乎乎的。

周嘉先盯着她的眼睛轻声道:“好了,这算是我们的第一个秘密,谁都不许说出去。”

把她当成孩子哄呢。朱卿卿忍不住将眼睛笑成了弯月亮,真心实意地道:“我很喜欢这些小虾。”

周嘉先朝她伸出手,像是想揉她的头发,临了又收回去,微笑着道:“你还喜欢什么?回去后我再给你寻了来,你想养什么都可以。”

朱卿卿想了想,轻声道:“养狗会到处跑,还会咬人,不太好;养猫呢,猫儿会半夜不回家,还会嘴馋偷吃小虾;其他,再没有什么了。”

周嘉先眼里露出几分了然,十分认真地道:“不过是几只小东西罢了,我说了你能养,你就能养,不用考虑太多。”

朱卿卿知道他懂,做客的人不能给主人添麻烦,何况是她这种不是正经亲戚的亲戚,就更要识趣。因此她更喜欢周嘉先了,他实在是太明白她,好像只要她一个眼神,一句话,他就懂得她心里在想什么。